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82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傅予琛垂下眼帘,唇角微挑,俊俏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书案一侧放着一座高高的玉罩灯,昏黄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,浓长的睫毛在白瓷般的脸颊上投下浓重的阴影,看着精致秀美如同画中之人。

    大帐里诸人除了看爹爹看得都有了烦了的傅瑞,不由都有些呆了:清平帝生得也太好了吧?!

    李苍穹瞬间想到了远在汴京的徐皇后,心想:清平帝与徐皇后生的女儿不知该美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他想到了自己的长子李英载,心中有了联姻的想法。

    傅瑞同父亲一模一样的凤眼睨了傅予琛一眼,等着看父皇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傅予琛凤眼眼波流转,瞟了呆坐一侧的儿子一眼,声音清冷道:“犬子还需夜读,饮酒不方便,他日再说吧!”

    李苍穹与李青山不由心里都是一沉。

    傅予琛却抬眼看向李苍穹,凤眼幽深:“不过,朕颇愿与四皇子秉烛夜谈。”

    李苍穹当下便躬身行礼:“苍穹无有不从。”

    清平帝既然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,李苍穹自然闻弦歌而知雅意,明白人家对自己妹子没啥兴趣,而对自己兴趣更大,当即多久从了,请观雪把自己妹子领下去安置,自己留下同清平帝夜谈。

    东夷公主李青山怏怏退下之后,早候在偏帐里的清平帝的谋士李正、梁庆贺和苏水音便进了清平帝的大帐,在大帐里坐定。

    李苍穹明白大梁这是要同自己谈判了,心中不由一松:大梁肯同自己谈判,这是不是说明大梁愿意扶植自己了?

    作为一个没有强有力后援的皇子,李苍穹需要强国大梁的支持,他平静的脸上隐隐带着一丝期待,眼睛扫过此时大帐里端坐的人,视线落在了平静地坐在清平帝身侧的皇太子傅瑞身上,心中感叹徐皇后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能令清平帝一开始就确定她所出长子为皇太子,并把一个七岁的小童带到身边亲自教养。

    进入腊月,位于大梁北方的汴京城一天比一天冷,终于开始下起了雪。

    因为快过年了,所以整个京城的权贵圈子开始忙乱——除了自家过年之外,还需要精心准备进上的节礼,务必要压过和自家一般的人家,以求得到徐皇后的青睐。

    自从清平帝北征,徐皇后便日日闭门谢客,京中贵妇与诰命们等闲也见不着她,更不用提巴结逢迎了,于是只好在节礼上下功夫了。

    福云殿里的徐灿灿却没想这么多,她孕吐虽然止住了,可是肚子却开始逐渐隆起,不像以前那么方便了,每日不再见人,在母亲和玉茗长公主的陪伴下养育儿女休养身体。

    前几日下的雪还没有化,这日外面又飘起了雪花,雪花从银灰的天空缓缓地飘下,犹如满天白色的蝴蝶迎风飘舞,没过多久福云殿庭院里的白杨树林便银装素裹,座座宫殿殿顶也被雪铺上了一层了雪白的绒毯。

    徐灿灿如今才三个月的身孕,胎象还不太稳固,自然不敢出去乱走,便命朱颜带着红拂灰慧和宫女们去送二皇子、三公子已经蓝樱儿去甘露阁读书。

    徐灿灿由母亲和玉茗长公主陪着闲坐。

    徐王氏在为女儿做绣鞋,正在飞针走线纳鞋面。

    玉茗长公主看了一眼,见是浅绿色的鞋面,头上用绿丝线绣了兰花,两面绣着蝴蝶和叶蔓,颇为精致可爱。

    她对刺绣、妆饰等最有兴趣,便上前去赏鉴,和徐王氏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徐王氏平常沉默寡言,难得和人如此投机,便滔滔不绝谈论起来,说到最后,还言若有憾地说了句:“老身就这一个女儿,还对这些绣活没有兴趣。不做绣活还是女人吗?”

    说罢,她的眼睛看向徐灿灿。

    徐灿灿正在殿前铺着柔软的大红地毡的空地上走来走去锻炼身体,见母亲言语中嫌弃自己,当即笑嘻嘻道:“我不是不会做,是嫌做这个浪费时间;再说了,不是有你们给我做嘛!”她的针线活实在是拿不出手,给傅予琛做了几次中衣之后,傅予琛因为不得不穿深受其害,便郑重地劝她不要做了,免得过于辛苦,还把细嫩的手给磨粗糙了。

    徐王氏嗤的笑了,取笑女儿道:“你是做不好吧?!”

    徐灿灿理直气壮道:“我是做不好,可是陛下不嫌弃我啊!”

    徐王氏撑不住笑了。大梁女子是很讲究德容言功的,女儿只占了一个容,女婿却从来不嫌弃,这倒是女儿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她真是太喜欢自家女婿了。

    玉茗长公主也笑了,她觉得徐皇后说的话虽然有些不合礼法,却是实话,只是她这么理直气壮说出来,也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三人正在谈笑,董嬷嬷进来禀报,说徐夫人递了牌子候见。随着徐宜鹏的步步高升,徐廷和被迫隐退,徐韩氏成了徐太夫人;崔氏夫荣妻贵,便取代婆婆成了徐夫人,开始活跃在汴京权贵的交际场上。

    徐灿灿有些诧异。外面正下着大雪,崔氏这时候过来,怕是有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崔氏被接引女官引着进了正殿。

    一进正殿,她便看到徐皇后正立在锦榻前的空地上,头上梳着云朵髻,髻前插戴着赤金镶的珠花,两侧各插戴着一支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,耳朵上一串珍珠环子,颤巍巍地直拖到肩膀上,雪白的脸上,一双澄碧的眼睛水汪汪的,衬着大红的小袄素白千褶裙,端的是美貌异常。

    崔氏想起徐皇后和自己年龄差不离,自己的容颜已经有些走下坡路了,徐皇后却依旧绮年玉貌,不由在心里感叹了一下,面上却依旧恭谨,端端正正屈膝预备行跪拜之礼。

    徐灿灿含笑扶了她起来,道:“自家人不须多礼。”

    崔氏又和徐王氏与玉茗长公主厮见了,这才含笑道:“妾身陪娘娘在殿里走一走吧?”

    徐灿灿知她有话说,便笑盈盈上前挽了崔氏的胳膊,一起向起居室走去。傅予琛出征在外,京中政务都交给了以马明宇为首的十位内阁大学士。徐宜鹏作为内阁大学士之一,对傅予琛和她的忠心耿耿又与马明宇等人不同。堂兄对己如此尽心,徐灿灿便也对堂嫂礼尚三分。

    崔氏诚惶诚恐:“娘娘,臣妾僭越了!”

    两人相携进了徐灿灿用作起居室的西侧殿,在软榻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崔氏见室内无人,这才小声道:“是相公让妾身进宫来见娘娘的。”

    徐灿灿挑眉看她。

    崔氏便道:“陛下带着皇太子御驾亲征,内阁诸位大学士便有些担心,有心做更加完备的准备,更兼听说皇次子由妇人教育,便觉得很不妥当,便提出由内阁出面请求娘娘,让皇次子出阁读书。相公觉得还是先和您通个气的好,所以先命臣妾进宫觐见。”

    徐灿灿想了想,觉得内阁这些人担心得对,傅熙已经五多岁了,确实不能整日在内宫厮混,并由女子来教育了,只是她还有些担心傅予琛和傅瑞在外征战,怕傅熙成为内阁的工具。

    思索片刻后,徐灿灿含笑看着崔氏道:“谢谢大哥大嫂了,本宫自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崔氏见徐皇后面色如常,自己也放下心来,笑道:“如此臣妾也放心了!”

    两人回了正殿,徐灿灿在锦榻上坐了下来,崔氏又向徐王氏行礼,笑嘻嘻道:“侄儿媳妇见过二婶!”徐王氏虽与世无争,毕竟是皇后娘娘的母亲,该给的尊重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徐王氏也很客气地拉着崔氏在身侧坐了,絮絮说起家事来。崔氏是宛州徐氏一族的宗妇,徐宜鹏对堂弟宜春分外照顾,徐家两房的关系是很亲密的。

    徐灿灿端坐在锦榻上,沉思片刻后便有了主意,这才倾听起母亲、崔氏与玉茗长公主的对话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儿,她才听明白三人说的是权贵们进上的节礼。

    崔氏叹了口气,道:“因为陛下和娘娘宽以待下,诸臣工心中感激,所以准备进上的节礼时便大逞豪奢,不少人家都有些力不从心了!”

    玉茗长公主明白她是说自家有些力不从心,便有心提醒,微笑道:“我为皇后娘娘准备的是一套四季花卉绣画。”

    徐灿灿闻言插了一句:“我早就想见识见识了,可惜姐姐不肯让我看!”

    崔氏明白了长公主和徐皇后话中之意是让她尽心而已,不必竞奢,心中感激,当即笑盈盈道:“长公主的针线京城人人皆夸,妾身也想见识见识呢!”因为徐皇后常常穿戴玉茗长公主亲手绣制的衣裙,而徐皇后是京城潮流的带领者,所以现在玉茗长公主的绣品有价无市,谁都想求一幅。只是玉茗长公主常住内宫陪伴徐皇后,等闲人哪里见得到她!

    玉茗长公主抿嘴而笑,却不肯开口让大家看她的绣画——她还打算给皇后娘娘一个惊喜呢!

    崔氏看时间差不多了,怕劳累徐皇后,便起身告辞。

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